當前位置:學院 > 校園動態 >
送別“中國塑料之父”徐僖
發布日期:2019-05-29

  “能夠成為徐先生的學生是我一生的榮幸。
我不會忘記先生嚴師慈父般的諄諄教誨;不會忘記辦公室里他奮筆疾書的身影;更不會忘記他不知疲倦地指導我們選擇課題,解決遇到的科學難題……”2月22日,在“中國塑料之父”徐僖的遺體告別儀式上,他昔日的學生、中國工程院院士瞿金平代表來賓發言。
聽聞恩師逝世,身為華南理工大學教授的瞿金平專程從廣州趕來成都悼念。

  與瞿金平一樣,前來送別徐僖的專家學者還有很多,包括多位業內久負盛名的中國科學院院士和中國工程院院士。

  徐僖是中國科學院院士、英國皇家化學會會士,我國高分子材料學科的開拓者和奠基人之一。
逝世前,他任四川大學教授、高分子研究所所長,重慶交通大學教授、高分子材料研究所所長,解放軍總后軍需部軍需裝備科技發展特邀顧問。

  上世紀中葉,中國遭受禁運和封鎖,塑料紐扣和電源插座均是當時國內街面上稀缺的搶手貨。
帶著“要讓中國人在世界上普遍受到尊重”的信念,在國外留學的徐僖回到祖國。
他發明了五棓子塑料,創建了我國第一個完全采用國產原料、設備和技術的塑料工廠,創辦了我國第一個塑料專業,撰寫了我國高校工科第一本高分子教科書,被譽為“中國塑料之父”和“學科領路人”。
2013年2月16日,徐僖因突發呼吸心跳驟停,經搶救無效不幸逝世,享年93歲。

  83歲的中國工程院院士、西安工程大學名譽校長姚穆,是趕來送別徐僖的專家學者中最年長的一位。
“正月初一我剛給徐老師打電話拜年,沒想到竟成了最后一次交談。
”姚穆含淚對記者說。
雖然與徐僖相差不過9歲,從來沒有正式從師于徐僖,但這位高分子材料研究領域的院士親切地稱徐僖為老師。

  79歲的吳盛全是徐僖帶的第一批本科生。
“那時,徐老師喜歡抽煙,講臺上,他總是一手拿粉筆,一手拿煙,生動地為學生講學。
”回憶起徐老授課的情形,吳盛全說,“能遇到這樣一位好老師,簡直終身受益。

  • 媒體鏈接 送別“中國塑料之父”徐僖
  •   參天翠竹,錯落有致地點綴大地;陽光透過縫隙,在竹身上折射出微藍顏色。
    竹林中央,蜿蜒的石徑通向遠處,頗有些“曲徑通幽”的意境——這張藝術品般的照片,讓不少觀客都情不自禁地贊嘆:“實在是太美了!”

      而對照片的拍攝者、從小在江蘇宜興竹林間長大的交大機械與動力工程學院羊茜同學而言,這樣的“人間仙境”已然是再熟悉不過的風景。
    “小時候就住在鄉間,推開家門撲面而來竹子清新的味道,至今記憶猶新。

      故鄉故景,是游子心中永遠的寄托。
    90后大學生眼中的故鄉又是怎樣的呢?今年寒假,千名重慶交大學子在回鄉過年之際,自發組織“最美中國”寒假社會實踐,隨手拍下家鄉美景并發布在網上,以數千張照片和數萬次的總訪問量掀起一股“最美中國風”。
    他們用各地照片拼成一張中國地圖,道出心頭的自豪——“看過千萬風景,也比不過家鄉的美麗!”

      感嘆:家鄉翻天巨變

      “前三幅是平房區改造前的照片,后三幅是開發后的,變化是不是很大?平房區改造對改善空氣的幫助大了去了——致那些年和我一起在煙霧中上下學的孩子們!”

      大二學生孫國強的手里頭拿著自己的“得意之作”,他的家鄉在黑龍江的海林,幾乎是中國的最北邊。
    照片里,一座矮平房“孤獨”佇立,背景是鱗次櫛比的高樓,一新一舊,相映成趣。
    “這就是家鄉發展的縮影,很有意思。
    在東北,一旦到了冬天,土地都凍硬了,所以拆遷工作必須等到來年的春天。

      “可以這么說,如果不是有這次寒假社會實踐,我也許不會對海林觀察如此細致,更不會深入了解這座小城的一切。
    ”他的四川同學吳克也連連點頭。
    吳克是在綿陽長大的,這座在地震中受過創傷的城市,如今的變化也是翻天覆地。
    在用相機記錄下風景后,不善言辭的他還在日志里動情地寫道:“縱然‘魔都’繁華富麗,卻也不能讓我如何癡迷。
    而涪城的萬達商業廣場,則讓我如同見到新玩具的孩子般興奮。
    為什么呢?我猛然醒悟:因為,這里的一切都透著家鄉的味道。

      回味:幸福家鄉記憶

      帥氣的劉年晏來自臺灣,去年九月通過自主招生成為交大機械學院的新生。
    一個學期的新生活,最讓他難忘的是熱情的大陸同學,而最不習慣的則是重慶寒冷的冬天氣候。
    他家住在臺北的桃園縣,“特別棒的空氣質量”讓他自豪,照片里也是湖天一色、一片湛藍的自然風光。

      劉年晏告訴我們,家鄉過年的風俗是放天燈祈福:“我會在那個時候許下很多愿望!”他說自己已經習慣了重慶的生活:“家鄉讓人想念,但是重慶也很吸引我,我已經是‘新重慶人’啦!” #p#分頁標題#e#

      盡管在老家時天天可見,但對來自西藏的學生其美南加而言,布達拉宮永遠是離鄉的拉薩學子“心中的圣殿”,自然也是照片里少不了的風景:“我的家鄉有母親河的呼喚、有古老文明的回音。
    聽著轉經筒的呢喃聲,心也會慢慢沉靜下來。
    ”而一張在東北的冰天雪地里啃冰棍的照片,也掀起了一輪小小的轟動:“這也太牛了吧!” 有學子感嘆:“懂得觀察就會處處成景,隨手拍就很好看!”

      心聲:描繪最美中國

      “最美中國”寒假社會實踐的受歡迎程度連組織者、交大機械學院的本科生林秀娟都意料不到:“太火了!活動發布后一天不到就已經收到照片的投稿,到最后一看,幾千名同學參與,收到的照片真的遍布中國每一個角落!”

      “90后是在祖國火熱發展的環境中成長起來的,心里充滿著對大好河山的熱愛,只是習慣用我們自己的方式表達出來。
    ”林秀娟說。
    網絡尤其是社交網站、微博等新媒體的廣泛應用,為這些照片的傳播擴張了渠道,而參與“最美中國”社會實踐的過程中,越來越多的學子正在用鏡頭承擔起責任和使命:“很多同學都認識到,發展家鄉是自己義不容辭的責任。
    我們也希望通過我們的創作,給世界帶來更多的溫暖。

      大學生是校園網絡文化的支持者、參與者、創作者,也是高校推動文化發展繁榮的重要的力量。
    目前,林秀娟們正在搜集學子們在祖國各地留下的創意笑臉照片,他們希望組成一幅“笑臉中國”地圖并發布到網上,以青春的歡笑感染更多人。

上一篇:重慶交大學子數千照片記錄“最美中國”
下一篇:沒有了

主頁    |     校園動態    |     招生快訊    |     教師論壇    |     交通資訊    |     學生發展    |     學校概況    |     科學建設    |     學校風景    |    
辽宁快乐12开奖查询70期